第三书包网 > 历史小说 > 卦妃天下:殿下,别惹我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五章:皇后的五关怀

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五章:皇后的五关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(),

    阮晚晚倒是有些惊讶,帝王家最忌讳的,就是皇子之间互相抱团,结党营私,四王夫妇与太子府走的这么近,早就引起旁人的非议了。

    阮晚晚先前还担心,会有好事之徒去皇上面前挑拨离间,使得太子府和四王府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大概是没有人搬弄口舌,而且,皇上不仅没有怪罪,反而乐于看到四王府和太子府走动。

    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,皇上慢悠悠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最近这段时间,朝中发生的事情太多,朕一件一件应付下来,早就看透了几个儿子的打算,烨儿和四王都很好,没什么可说的,所以朕才放心,让你们几个携手合作。”

    阮晚晚还是头一次听皇上说这样掏心掏肺的话,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措,不知道怎么接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英明。”

    “最是无情帝王家,可帝王家最难得的,也是这兄友弟恭的情谊,阮晚晚,朕的意思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阮晚晚抬起头,见皇上揉着太阳穴,一脸疲惫的模样,不像个叱咤风云的皇帝,倒像个寻常百姓家最普通的老父亲,为了家庭琐事担忧。

    阮晚晚不由得感慨万千“是,臣妾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朕乏了,皇后担心烨儿,你去回禀皇后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出了御书房才知道,皇后已经命人来请过好几回,皇后的贴身侍女就在廊下等她,阮晚晚马上跟着她去见皇后。

    现在夜已经深了,皇后还没有休息,脸色不是很好,眼睛红红的,看样子已经哭过了。

    “臣妾参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快起来吧,好孩子,最近你也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拉着她的手,细细打量着“本宫刚才去看过烨儿了,这才出巡几天?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,真是让人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阮晚晚知道她心疼北凉烨“都是臣妾照顾不周,请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是你的错呢?你最近的辛苦,本宫都瞧在眼里,说到底,还是烨儿自己不好,这么大的人了,还不知道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皇后拉着她坐下,给阮晚晚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阮晚晚安慰她道“娘娘别担心,好在太子病的不严重,太医说,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就辛苦你照顾烨儿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说着,冲侍女使了个眼色,侍女很快端了个托盘出来,上面放着几个精致的盒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补药你带回去,你跟烨儿都用一些,本宫看你眼圈都黑了,你也别太劳累了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娘娘。”

    皇后挥了挥手,房间里的下人都退了出去,看样子,皇后有什么话要单独跟阮晚晚说。

    “药方的事,还有皇上的打算,本宫已经知道了,此事太过凶险,敌在暗,我在明,稍不留神就会吃大亏,且你一个弱女子,要如何应对?实在不行,就去回了皇上,请皇上另外派人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阮晚晚知道,皇后这是心疼她,心里涌过一阵暖流“没事的娘娘,皇上也是信任臣妾,您放心,臣妾一定多加小心,不会让自己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面色迟疑,阮晚晚是她的儿媳妇,她自然不愿意让她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可皇上已经下令了,阮晚晚也没有异议,皇后再怎么不愿意,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皇上已经下旨,你就放手去做,不必顾虑什么,若遇到了什么难处,尽管来告诉本宫,本宫一定竭尽全力帮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从皇后宫里出来,天色已经很晚了,皇后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,派了人将她送回了太子府。

    阮晚晚忙了一个白天,又奔波了一个晚上,已经累的不行,却还要硬撑着去看北凉烨。

    几个侍从一直在房间里守着他,甚少露面的管家也来了。

    阮晚晚握住北凉烨的手,感觉不似方才那样冰凉,脸色也红润了些,看上去,已经有所好转了。

    侍从禀报道“太子已经吃过药了,刚才又喂了些水,太医说,等明天醒过来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们也下去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照顾北凉烨不周,阮晚晚很有意见,可现在北凉烨身边离不开人,若换了其他下人,又怕伺候不好,也就暂时没有发落这几个侍从,让他们继续伺候北凉烨,将功折罪。

    几个侍从知道太子妃生气,并不敢下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妃体恤,属下不累。”

    阮晚晚道“行了,这些天跟着太子巡视,本就劳累,现在就别熬着了,赶快去睡,养好了精神,明天才有精力伺候太子。”

    侍从们听了这话,方知太子妃不生气了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阮晚晚又叫了几个侍女过来看护,正要离开时,却见管家还在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仿佛有什么事要禀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太子妃,您进宫的这段时间,几个侧妃来看过太子。”

    阮晚晚不觉得有什么,太子生病,侧妃来探视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

    管家又道“萧妃也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泸溪?”

    阮晚晚脚步一顿,心中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这个萧泸溪,平时很少出门,一向不问世事,只关起门来吃斋念佛,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好多年了,平日里见到北凉烨,对他的态度也是淡淡的,今日竟然主动来探望,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管家道“小的也不清楚,萧侧妃并没有与其他侧妃一同过来,是其他人都走了之后才单独过来的,问了太子殿下的情况后,略坐了一会儿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阮晚晚听不出有什么不对,这些都是萧泸溪一向的行事作风,就算她主动关心别人,也是点到即止,绝不表现的过于亲密,很正常。

    阮晚晚今天累的够呛,也顾不上多想什么,吩咐管家道“她若是再来,你不必拦着,让她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管家应声,冲阮晚晚一拱手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阮晚晚累极了,帮北凉烨盖好被子,打着呵欠回了自己的院子,倒头就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