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书包网 > 历史小说 > 忠魂卫天山 > 章节目录 第209章 0复仇

章节目录 第209章 0复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(),

    张顺不再躲闪了,因为他知道,他躲开了匕首就会刺到鲨鱼身上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才过来的匕首,真有点视死如归的架势。

    当匕首快要刺到他胸部的时候,忽然变得软弱无力起来,匕首尖顺着张顺的前胸无力得地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顺觉得尖刀已经划开了他的胸膛,一腔热血喷涌而出,难道自己已经死了?

    他看到佐藤一郎的头部已经爆裂了,人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爆头呢,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会是什么,接下来他就更加疑惑不解了,因为佐藤一郎脑*浆迸裂后身体失去平衡开始向上浮起,脑*浆和鲜血把海水染浑了,这难道是小说里常常写的,关键时候会有贵人出手相救吗?

    张顺确实是遇到贵人了,这个贵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伟,原来,佐藤一郎的头是被张伟一枪给打爆的,佐藤一郎逃跑后,张伟顺着佐藤一郎逃跑的方向狂追了一阵,但怎么也看不到佐藤一郎在哪里,佐藤一郎头顶上的螺旋桨其实就是一架小型的飞行器,可以在陆地上把人浮起来,更别说在水里了,那速度真比射出去的箭还要快,张伟哪里能够追得上,但张伟并不放弃,因为想到了两位战友的安危,哪怕是有一线希望,他也绝不会放弃,张伟往上猛赶了一阵子,觉得有点精疲力竭,连吸气都感到困难了,但一想到战友的安危,他的双脚就又猛蹬起来,不敢停下来休息一会儿,终于看到前面有人了,却是佐藤一郎举起匕首刺向张顺的时候,他急的有点不知所措了,突然看到了手中的狙击步枪,离这么远能打中吗?来不及多想了,他急忙举枪射击,“砰”的一声,子弹像一条水蛇一样,乘风破浪,径直飞向佐藤一郎,在佐藤一郎的匕首接触张顺身体的一刹那,子弹从佐藤一郎的下巴处进入,弹头穿过佐藤一郎的头顶飞了出来,一下子就把佐藤一郎的天灵盖掀了,佐藤一郎连叫都没叫一声就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张顺拉着鲨鱼终于浮出了水面,张顺用手托举着鲨鱼,潜艇快速开了过来,从下面把张顺和鲨鱼顶出了水面,舱门打开,高剑快速跑了过来,看到张顺抱着鲨鱼坐在甲板上,两人全身都是血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他忙问张顺:“鲨鱼伤在哪里啦?”

    “鲨鱼伤在胸口了,呜呜呜。”张顺哀嚎着说。

    鲨鱼两眼无神地看着高剑,张了几下嘴却说不出话来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他勉强用嘴角挤出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鲨鱼,你坚持住,不要闭眼,军医,军医,快救救鲨鱼。”高剑对跑上甲板的军医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军医快速跑到鲨鱼身边蹲了下来,来不及检查是哪里受伤了,他先拿起绷带一层一层缠起鲨鱼的胸部来,好止住鲨鱼身上向外涌出的鲜血,这么大的流血量,如果不及时止住,很快就能流光,伤口的血终于止住了,但鲜血开始顺着鲨鱼的嘴流下来,他脸色变得苍白,呼吸变得困难起来,忽然脖子一歪,身体便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军医把鲨鱼平放在甲板上,开始用两个熨斗一样的器械进行电击复苏,一下,两下,在电击的作用下,鲨鱼的身体弹起老高,连着电击了几下后,鲨鱼的身体没有了一点反应,军医掰开鲨鱼的眼睛照了一下,对着高剑摇摇头说:“心脏被刺破了,根本就止不住血,他身上的血已经流完了,我已经回天无力了。”

    高剑听了军医的话,两眼不觉一酸,急忙抬头望着天空,两行热流还是不自觉地顺着鼻翼流了下来,一名共和国的英雄就这样默默离开了,连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鲨鱼――”张顺摇着鲨鱼的身子嚎啕大哭起来,泪水如泉水涌出,眼前浮起鲨鱼教他们成为蛙人的一点一滴来,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这个大男人却任泪水流下,全然不顾自己的胳膊还在流血,周围的几个人拉都拉不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伟在几名海军陆战队员的帮助下从海水中托出了几具尸体,拉上来后一一摆在甲板上,共三个人,有两个分别在胸口有一个大洞,另外一个只剩下半个脑壳,不用说,这是几名日本间谍的尸体,那个只剩下半个脑壳的人就是佐藤一郎,这些对中国人犯下了滔天罪行的人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哭红了眼的张顺忽然停住了哭泣,他看到了甲板说半个脑壳的佐藤一郎,他眼睛巡视四周,目光最后落在一名海军陆战队队员肩上背的八一杠来,只见他慢慢把鲨鱼平放到甲板是,突然站起来,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向这名队员身上背的枪,这名队员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人抢他的枪,八一杠一下子被张顺抓在手中,张顺跑道佐藤一郎的尸体旁边举起来八一杠,嘴上喊着:“我cao*你个姥姥的小日本,还我命来。”举着枪*托对准佐藤一郎的半个脑壳就是一通乱砸,佐藤一郎本来就剩下的半个脑壳,一下子被张顺砸成了稀巴烂。

    几名海军陆战队的队员迅速跑过来抱住了张顺,高剑夺下了八一杠,张顺还不解恨,伸着脚去踹佐藤一郎的尸体,几名陆战队员把张顺架走了,张顺一边走一边大叫:“我cao*你个姥姥的小日本,我cao*你个姥姥的小日。”

    张伟走到鲨鱼跟前,他轻轻单膝跪地,伸手附在鲨鱼圆睁的双眼上,再次抬起手的时候,鲨鱼已经安祥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军情局局长王任重走上甲板,后面跟着张馨予和大校502潜艇的艇长冯天雷,王任重脱下了大盖帽,张馨予和冯天雷也跟着脱下了帽子,他们对着鲨鱼的尸体深深鞠了三个躬。

    “鸣枪,为英雄送行。”高剑对着甲板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一排排仇恨的子弹穿入云霄……

    在军情局的会议上里,军情局党委班子正在开会,这时候,副局级侦查员李浩天警督进屋后在局长王任重耳边耳语了一阵子,王任重听了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,连说话有点失态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干得好,同志们!下面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据我们安插在日本本土的特工人员证实,日本国内几日前举行了一次隆重的国葬,形势很大,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尸体都是木头人代替的,而且连日本首相都亲自参加了葬礼,这么高规格的葬礼在日本近年来还不多见,当时死者的身份一直是一个谜,经过我们特工人员的缜密侦查,死者身份现在已经确认,一位是日本自卫队特鹰别纵队队长佐藤一郎,他的爷爷是当年侵华日军的少佐,南京沦陷后曾经参加过杀人竞赛,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,抗战胜利后被国际法庭处以绞刑,后被日本政*府供奉在靖国神社,佐藤一郎为日本剑道九段,精通中国武术,曾两次获赠日本天皇剑,是日本妇孺皆知的超级“大英雄”,佐藤一郎从小受军国主义毒害极深,极其仇恨中国人,是日本反华的激进派代表;另一位是日本自卫队少佐渡边井上,高级间谍,此人心狠手毒,杀人不眨眼,很少有人看到过他的真面目,因为他从来不留活口,曾经执行过数十次任务,无一失手;最后一位叫小泉性二,精通数字通信,是日本的谍报专家,此人曾经穿透美国国防部计算机系统的几十道防火墙,把美国的国防计划浏览一遍,三个月后才被美国特工察觉。这三个人都是日本特工界数一数二的人物,曾经联手在我国制造了“613血案”,“418血案”和最近发生的“渔船血案”,可谓是血债累累,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这三个人的毁灭对日本打击很大,短时间内,小日本不敢再侵犯我领地。”

    王任重的话音一落,在场的人员都激烈地鼓起掌来,有人提议:“能不能让我们见识一下龙牙小组的特种兵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太乐观了,这次行动日本人吃了大亏,虽然短时间内不敢再侵犯我天朝,但我们必须提高警惕,密切监视日方动向,预防小日本会有什么报复活动,在这次变色龙计划中,虎啸特勤队的龙牙特战小组战功卓著,当属首功,蛙人训练大队的教导员鲨鱼功不可没,可惜他已经为国捐躯了,我们已经上报中*央*军*对他们进行表彰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有人提议:“局长,能不能让我们见识一下龙牙小组的特种兵?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。”王任重说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蛙人大队的教导员在这次行动中光荣牺牲,他们都去参加战友的葬礼去了。”王任重说。

    “局长,让我们也去参加一下英雄的葬礼吧,你没听说,这三个日本特工死了,日本的天皇和首相都参加了,我们能不能也去参加一下我们的战斗英雄的葬礼?”